“宁舍一条命,不丢半寸土”

2020-06-18

墨脱

地处喜马拉雅山脉东端南麓

峰险谷深,蛇虫肆虐

戍守在这里的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官兵

常年穿行在高山峡谷间

有20余名官兵牺牲在巡逻路上

每次到达巡逻点位

官兵都要逐一呼喊牺牲战友的名字

“姚林、饶平、梁昆炜……”

无人应答

只听见群山的回响

人均负重40多斤攀爬70度陡坡

军犬也只能艰难爬行

初夏,西藏军区某边防团的官兵再次踏上生死巡逻路。

此次目的地位于80多公里外的原始森林深处,往返需要2天。随着边防条件的改善,官兵采用乘车与徒步相结合的方式来完成。

下午3点,明确了巡逻任务,全副武装的官兵从驻地出发。一边是陡峭山体、一边是滚滚雅鲁藏布江,巡逻车辆在崎岖山路上行驶2个小时后,就无法通行了。官兵们负重40多斤战备和生活物资,徒步朝边境线进发。

进入雨季,墨脱迎来了降水充沛的时候,巡逻区域塌方、泥石流、山洪等灾害频发。官兵们提高警惕,小心地穿越雅鲁藏布江河谷。江水湍急,乱石嶙峋。为节省时间和体力,官兵们瞅准落脚地,在乱石坡上手脚并用。

突然,搜索组报告前方道路被激流阻断,巡逻官兵不得不重新找路。官兵们选择一处流速较缓的地段,手拉手小心地试探,抬脚,踩实,再落脚,沿着河道缓慢前行,身体被河水冲得不断摇晃。

1个小时后,巡逻官兵抵达位于原始森林深处的宿营点。为了确保安全,卫生员方云志在宿营点周围撒上驱蛇粉。

第二天,天边刚泛起鱼肚白,官兵们就出发了,穿过颤巍巍的吊桥,钻进原始森林,向边境线抵近。

独特的亚热带雨林气候形成了连绵起伏的原始森林,巡逻路线人迹罕至。今天的路程对官兵们来说是不小的挑战,大家需要从海拔400多米的山谷爬至海拔1500米的山口,植被茂密,峭壁林立,道路崎岖,部分路段坡度达70度以上,很多路段仅能容下一只脚通过,连军犬也只能艰难爬行。官兵们不得不借助绑在树上的铁丝、绳索攀爬。

巡逻区域植被生长速度快,前一次开辟的道路已被掩没,官兵们只能边开路边前行。战士们喘着粗气,奋力抡起手中的砍刀……长满毛刺的青活麻不时让官兵打激灵,稍微触碰它,所碰之处就会产生火辣辣的疼痛。

路面上长满苔藓,遍布松散的碎石。官兵脚边是不见底的深渊,稍有不慎就可能跌落悬崖。一路上不时响起“抓紧了”“脚踩稳了”的提醒声,每走一步都像是刀尖上跳舞。

除了湿滑的临崖陡坡,沿途多个泥石流冲沟使这条巡逻路又增添了许多危险。豁口式的冲沟像一只只猛虎张开的大嘴,随时准备吞噬过往的官兵。

战士从悬崖滑落60多米

被土坎挡住才捡回一条命

由于携带装具,崖壁陡峭,地面湿滑,官兵走在这段路上,必须身体紧贴石壁,手攀崖层,脚踩石缝,借助铁丝、木棍、保险绳,一步步挪动。

“有人掉下来了!有人掉下来了!”突然,一阵急促的呼喊打破山谷的静谧。下士孙志强不小心一脚踩空,直接从悬崖上滑落下来。大家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,瞪大眼睛,嘴巴紧张地张成“O”形。孙志强?溜一下消失在官兵的视野里,只能听到“噗通”一声。

“快拉我上来!”十几秒后,听到孙志强的呼救声,战友们才回过神来,赶紧收拢保险绳,往悬崖下搜救。孙志强滑了60多米后,幸亏被一片土坎挡住,才捡了一条命。事后,孙志强说:“说不害怕是假的,但身为边防军人,害怕之后,我还会一直参加巡逻任务。”

在这条巡逻路上,2004年7月,巡逻队遭遇泥石流,班长饶平推开身旁的战友,自己被泥石流吞没,壮烈牺牲。牺牲让人悲伤,同时也让人更加坚定地前行。接过前辈的钢枪,踏着逝去战友的足迹继续前行,为祖国戍好边守好防,是官兵们缅怀烈士的方式。

高强度的行军,垂直分布的复杂气候带,无时无刻不在考验官兵们的身体极限,大家抓着道路边的树根、荆棘,艰难攀爬。

第一次参加巡逻的列兵鄂德旺出现休克,大家赶紧扶他躺下,不停地搓他全身,把压缩干粮碾成粉末,伴着盐水,倒进他嘴里补充能量。鄂德旺缓了过来,又继续迈开脚步:“只要还有力气端枪,就能继续前进!”

毒蜂 毒蛇 蚂蟥

伤痕印记被他们当做军功章

搜索组战士袁泉在队伍前面挥舞砍刀,劈开一条窄路,后面的战友穿缝而过。一刀下去,一窝嗡鸣,一阵剧痛,正劈得兴起的袁泉扭头就跑,边跑边挥甩毛巾。“快趴下,有毒蜂!”官兵们赶紧卧倒。

毒蜂散去,袁泉痛得几乎失去知觉。经卫生员方云志检查,袁泉身上被毒蜂蜇了3处,其中1处在眉骨,英俊的小脸肿得很厉害,左眼眯成一道缝。伴随着一阵阵头晕、胸闷,袁泉血压开始下降,方云志赶紧给他服了一些抗过敏药,并用大量蛇药涂抹伤处,才稳住伤情。

除了毒蜂,毒蛇也是巡逻路上的“拦路虎”。特殊的高湿高热环境,墨脱就是毒蛇的天然“王国”,蝮蛇、竹叶青、银环蛇、眼镜王蛇经常出没。即便巡逻官兵采用“打草惊蛇”的方式前行,还是会有战友被蛇咬伤。1975年,19岁的战士焦大银在巡逻途中被毒蛇咬伤,经抢救无效长眠墨脱。

墨脱的旱蚂蟥是出了名的凶悍。行走在山间,潜伏在草丛中、树枝上、沼泽里的蚂蟥就像训练有素的特种兵,只要嗅到人的气味,伺机从四面八方向巡逻官兵发起“突袭”,附着在官兵身体上贪婪地吸食血液,让大家防不胜防。巡逻官兵忙于行军,只有到达休息点后,才会一条一条揪身上的蚂蟥。

四级军士长杜伟说:蚂蟥吸血有“学问”,所咬之处长时间流血不止。下士冉宗洋展示着腿上筛眼似的小洞自豪地说:这是蚂蟥留下的戍边印记,第一次被叮咬时,还有些惧怕,时间长了,习惯了,就不怕了,有的老兵巡逻回来一个星期了还能在身上找到蚂蟥,有的探亲休假官兵进机场时被安检发现身上还有蚂蝗。

跌跌撞撞,伤痕累累,官兵们笑着说:“没事,习惯了!这些才是真正的军功章。身上的印记多了,才真正融入了墨脱,融入了边防。”

在巡逻山口面对国旗宣誓

逐一呼喊牺牲战友的名字

经过艰难跋涉,官兵终于到达巡逻山口。

一到边境线,大家迅速展开搜索、检迹。勘察完周边情况,官兵们展开国旗,庄严宣誓:“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,我用生命捍卫守护。绝不把领土守小,绝不把主权守丢。边防有我,请祖国和人民放心。”

面对国旗宣誓后,巡逻官兵呼喊着牺牲战友的名字:“姚林、饶平、梁昆炜……”无人应答,只听见群山的回响。

生,把青春献给这片湿热土地

死,用鲜血凝成边防线上一捧土

这条生死边防线

官兵们走了50多年

一代代戍边人用青春和生命

诠释着永远不变的誓言

“宁舍自己一条命,不丢祖国半寸土” (文图 |冯豪、谢晓光、马军)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1
3